“十三五”我们这样走过:老百姓“钱袋子”更鼓了
烈士纪念日 习近平等将在天安门广场向人民英雄敬献花篮
李克强:重点建设好群众身边的健身场地

大连海关私放法院查封的36辆凌志,债权人索赔16年无果

发布时间:2020-09-14  来源:凤凰网-澎湃新闻  字体大小[ ]

  原标题:大连海关私放法院查封的36辆凌志,债权人索赔16年无果

  法院将36辆进口轿车查封,海关却在未解封的情况下,让他人把车子转移走。时隔十六年,柳忠山仍然为了这批车辆奔走。

  柳忠山是辽宁省大连市的一个企业负责人,2003年将自己自有资金合计近千万元借给另一商人李长斌。后来李长斌因为涉嫌犯罪被判刑,柳忠山知悉后采取司法手段,在向法院起诉追还借款的同时申请诉讼保全。

  获准后,大连中院将李长斌名下的汽车贸易公司存放在大连保税区海关(经机构改革后撤销,职能转至大连海关派驻机构)的一批高档进口轿车予以查封,以确保胜诉后的执行。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被法院查封的36台车辆未经法院解封,居然被大连保税区海关放走,案外人提走了全部车辆,导致柳忠山赢了官司,却无财产可执行。

  此后,大连市中院曾多次致函大连保税区海关要求追回查封车辆,一直未果。2007年11月9日,大连中院作出裁定,大连保税区海关在36台被提走轿车范围内,向柳忠山等申请执行人承担赔偿责任。

  大连市一政法系统干部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大连中院曾多次找到大连海关沟通协调,大连海关相关人员认为“法院查封错了”。澎湃新闻查询到,事发后,大连海关曾起诉提走车子的案外公司,但经过数年的案件审理,官司打到最高法,最终大连海关败诉,诉求被驳回。

  然而,即使法院认定了大连保税区海关承担相应赔偿,至今过去16年,柳忠山仍未获得相应的赔偿。2020年9月9日,柳忠山委托他人再次致电大连中院,相关负责人表示,案件确实还在大连中院至今未执行,“也没有承办人了,在档案室里放着”。

16年过去了,赢了官司、保全了财产的柳忠山仍拿不到应得的债款。 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摄

16年过去了,赢了官司、保全了财产的柳忠山仍拿不到应得的债款。 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摄

  36台查封车辆被放走

  据柳忠山介绍,李长斌曾任大连保税区长信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下简称“长信公司”)董事长,2003年两人经亲戚介绍后认识。2003年9月至12月,柳忠山分多次出借给李长斌做汽车贸易,合计970万元。

  谁知道,钱借出不久,李长斌就涉嫌犯罪被判刑。

  随后,柳忠山向大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和大连市中级法院起诉李长斌及长信公司,要求偿还全部借款。

  大连市两级法院均支持柳忠山的诉求,两起诉讼一审判决后,李长斌及长信公司,均没有上诉,因此,一审判决即生效。两份判决书判决长信公司与李长斌合计偿还柳忠山970万元。

  澎湃新闻注意到,大连中院作出的(2004)大民合初字第222号民事判决书中还注明: 本院查封了长信公司在大连保税区海关存放的36台凌志ES300进口轿车,作为执行判决的诉讼保全。

  案件胜诉,债务人相关财产也被法院查封保全,柳忠山心想:这下自己的债务有保障了,妥了。

  令他没想到的是,这批被法院于2004年9月8日查封的车辆,居然在未解封的情况下,由案外人江苏美达国际技术贸易有限公司(下简称“苏美达公司”)从查封当天开始,到2004年12月2日,陆续从大连保税区海关提走。

  探听到消息的柳忠山慌了,赶紧找到大连中院相关办案法官反馈情况。

  “不可能,法院查封的东西,海关怎么可能随便放走?”柳忠山说,大连中院的办案法官一开始并不敢相信,之后一了解:“还真的放了!”

大连中院裁定,大连保税区海关放走查封的36台轿车,承担赔偿责任。

大连中院裁定,大连保税区海关放走查封的36台轿车,承担赔偿责任。

  大连中院裁定由海关承担赔偿责任

  澎湃新闻从一名接近该案的大连政法系统干部处了解到,大连中院相关办案法官和院领导曾专门针对此事前往大连海关了解情况。

  该干部介绍,海关工作人员认为法院查封的有问题,查封错了。

  该干部认为这种说法明显错误。首先,放走车辆前,大连海关没有和大连中院做过任何沟通;其次,查封前,大连海关没有提出异议,没有提出相关证据不让查封;最后,即使是法院查封错了,法院系统也有相应的纠错程序。

  “你怎么判断法院查错了?即使查错了,也是法院承担责任,放行也是法院的权力,你海关放什么行?”该干部说,大连中院方面就作出要求,大连海关必须把车子追回来,“没有追回来,法院就要追究你们责任。”

  大连中院作出的裁定书显示,至2005年11月25日,大连市中院先后三次致函大连海关及大连保税区海关,要求将查封的上述车辆予以追回,但是,始终未果。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44条规定,被执行人或其他人擅自处分已被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人民法院有权责令责任人限期追回财产或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2007年11月9日,大连市中院作出(2004)大民合预执字第35-1、334-1、222-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44条规定,要求大连保税区海关在36台凌志ES300进口轿车范围内,向柳忠山等申请执行人承担赔偿责任。本裁定送到后立即生效。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谭秋桂长期从事民事执行法方面研究,他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如果大连海关当时对于法院的查封有异议,应该及时告知法院,或者由第三人提出案外异议。法院查封车辆后,海关对于车辆的权属问题是没有判断权的。

  谭秋桂表示,如果是法院查封错了,也有多种纠错程序,比如说案外人可以提出执行异议,要求撤销查封;上级法院发现下级法院的执行行为存在错误的,上级法院可以监督下级法院的行为等。

  谭秋桂说,作为协作执行机关没有完全履责或者有重大过错,就要被追责。比如,法院冻结了被执行人的存款,银行擅自给它解冻,法院就会要求银行限期追回。如果限期未能追回,那涉事银行就要用自己的财产对申请执行人承担清偿责任。

  行政机关这种特殊主体,应该如何去执行呢?谭秋桂介绍说,在司法实践中,也有很多乡政府、县政府、一些行政机关被列入黑名单的案例。按照规定,用于公共服务的那些财产不能执行的,这些财产是会影响到行政机关的履职。但非用于行使行政权的财产,是可以执行的,专项资金不能执行,一些预算外的资金是可以执行的。如果拒不执行的,可以将政府机关的相关的法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

  然而,裁定下发